南风
图闻详情
盲人卖鸡蛋30年 养大女儿盖起新房却没了低保
01、今年元旦刚过,西安连续下了几场多年未遇的大雪,气温跌到零下十几度,但酷寒天气也挡不住老张的脚步,他依然每天进城卖鸡蛋,不仅是为了生计,还因为有一份责任。(摄影/翟小雪)
分享

每天清晨6点半,盲人张喜平便一手柱着木棍、一手拖着两大篮子鸡蛋,辗转两路公交从乡下到西安市回民街开始一天的叫卖。25公里路,张喜平风雨无阻走了近30年。靠着自己的勤劳和坚韧,他不仅供女儿读完大学,还在老家盖起了新房,如今54岁的张喜平,依旧坚持每天辗转进城卖鸡蛋,自食其力养活自己和母亲。他每天途经的地方,有很多人都认识他,钦佩他的毅力,亲切的喊他“老张”,能帮就帮他一把。今年元旦刚过,西安连续下了几场多年未遇的大雪,气温跌到零下十几度,但酷寒天气也挡不住老张的脚步,他依然每天进城卖鸡蛋,不仅是为了生计,还因为有一份责任。(摄影/翟小雪)

老张的家在长安县马王镇,进城到西安卖鸡蛋已经快30年了。每天4点50分,老张就早早起床,将前天晚上装好的鸡蛋再摸一遍,确认完好后用板车拉到村口车站,赶最早6点半的公交从马王镇倒两趟车进城,25公里的路程,差不多要一个多钟头,等下午鸡蛋卖完后,老张又沿同样的路线辗转回家,通常到家已是晚上7、8点钟了。

上午8点多钟,老张坐公交到西安市南门后,把鸡蛋装在平板车上拉到回民街沿街叫卖。

西安雪下得非常大,飞扬的雪花正常人都难以看清方向,免不了脚下打滑,老张高高举起木棍,提醒过往司机注意。从南门到回民街,要穿越好几个路口,虽说走了快30年,老张已将线路默记于心,但他还是倍加小心,生怕自己滑倒,更怕打翻了鸡蛋,弄不好一天就算白干。

老张是先天性失明,眼睛看不见干不了别的事情,为了生计他开始卖鸡蛋,中间吃了不少苦头。回民街是西安的地标景点,那里特色小吃店林立,平时游客熙熙攘攘,不小心就会人撞人。老张30年练就了一套本领,靠着一根木棍在人群中左扫右扫,迂回穿行,回民街的每条小巷、常送的几家店面在什么位置,他都记得很清楚。但即使这样,他还是会被突如其来的车撞到,特别是共享单车多了以后,他腿上经常被撞的青一块紫一块,也摔坏不少鸡蛋,他曾一度想放弃,但最终还是坚持了下来。

遇到有人要买的时候,老张小心翼翼的将鸡蛋从篮子里摸出来,生怕不小心打破一个。

眼睛看不见,老张靠一杆自制的称可以准确的分辨斤数,从没有缺斤短两过。

这么多年来一直辛苦卖鸡蛋,回民街的居民和商户都挺佩服他。老张说,“我虽然看不见,但是一路上都遇到好心人,不会有人欺负我,这儿的人都对我很照顾,卖了快30年鸡蛋,从未收到过假钱。沿街的商家店铺,认识我的都会带我走一截,进回民街有个大十字车流量很大,那有个姓刘的交警,只要他上班每天都会扶我过马路。”。

老张卖的蛋都是从农村刚收购的土鸡蛋,很新鲜,价格会比平常的稍微贵点,回民街上的人看他是残疾人很照顾他,这家买20、那家买10块的,还有十多家老主顾常年照顾张喜平的生意。所以老张全年365天几乎不休息,应了人家的活儿,除了实在是生病起不来,他每天都要进城送鸡蛋,无论刮风下雨。

卖了一些鸡蛋,老张小心翼翼的将赚的钱塞到衣服夹层,脸上露出满足的笑容。

这天因为天气不好,西安古城内人流量骤减,老张的鸡蛋也没有平时卖的快,他拉着推车,在回民街附近来回转悠,雪下下停停,刚扫的马路又被积雪覆盖,留下三道清晰的车辙。

卖鸡蛋利薄,加上损耗,一天拉近200斤的鸡蛋,也只能赚四五十块钱。快中午了,老张就买了一块钱的烧饼边走边吃打发肚皮,回民街里的饮食并不是很贵,一碗热腾腾的泡馍20多块钱,但对老张来说吃碗泡馍一天收入就打个对折,所以,他几乎不去饭店吃饭。

老张家里还有一个83岁的老母亲,老张拿着卖鸡蛋挣的40多块钱,到药店给母亲买了老年人要吃的药。

到了下午6点多钟,老张还有16斤鸡蛋没卖出去,天色已黑,气温越来越低,跟拍一天的摄影师早已冻得手脚冰凉,饿得两眼昏花,而老张还在大街上徘徊。摄影师给老张100块钱把这16斤鸡蛋买下,说零钱不用找了,但老张还是很认真把零钱悉数找回……卖鸡蛋来回的路上,老张乘坐的302路、405路公交车的司乘人员都认识他,会帮他把鸡蛋提上车送下车,并且20多年都给他免费乘坐。

晚上7点多,老张回到家后,第一时间将药递给老母亲。老张一生未婚,现在和83岁的母亲相依为命,平时老张在外卖鸡蛋维持生计,母亲在家帮忙打理家务,母亲身体不好,娘儿俩吃饭经常是对付一口,稍微休息一下,老张又要准备第二天要卖的鸡蛋。

农村有养儿防老的习惯,早些年,老张抱养了个女儿,含辛茹苦把她养大,女儿也很争气考上了大学。但是老张不想耽误女儿的幸福,没将养女留在身边,养女后来跟大学同班同学结婚远嫁到陕北,时常会回来看望。老张想闺女时,就会摸摸墙上的照片。靠着几十年的省吃俭用,老张盖起了几间新房。女儿结婚时,把婆家的彩礼钱都留给老张,家里里里外外都装修了下,铺了地板还装了空调,房子跟城里一样干净整洁。

老张的腿是长年累月不断被撞,旧伤未愈又添新伤,在腿上结了厚厚的一层伤疤,他一直没舍得去医院治疗。随着年龄的增大,老张越来越觉到力不从心,家人劝他不要进城了,但他不想待在家里当个闲人,更不想麻烦刚生完孩子的女儿,再说回民街里还有他放心不下的老主顾,他说应人事小,误人事大,人家饭店每天营业都得等着他的鸡蛋呢。按老张的情况和身体条件,是可以享受低保待遇的,但因为他的房子超出低保户标准,没能批准。

老张有时也会觉得心里不平衡,那些有手有脚却好吃懒做的人成了低保户,但象他这样的残疾人,因为勤劳能干,反而吃不上低保。不过,老张对遇到一切,还是很坦然面对,他说,“我生来是个下苦人,我也习惯了吃苦,生活都是一点点奋斗拼来的,何况社会上还有那么多好心人帮助我,一路上觉得有关爱,人生本来就是苦辣酸甜嘛!”


摄影/翟小雪

http://news.qq.com/original/oneday/cod3008.html

会员登录
登录
其他帐号登录:
留言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