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风
动态

剩余文章

发表时间:2018-06-07 13:40

由于网站篇幅限制,剩余篇幅(13 - 65)请跳转博客继续阅读:


http://blog.sina.com.cn/s/articlelist_6052745287_5_1.html



(剩余36篇原创)

66.

边界

/侯逸轩

我已入你梦中
在南方坠入深夜的时候

我穿过的

是马路和马路
是树影和树影
是灯火和阑珊

寂寥的街很长

没有尽头
咖啡店里煮着蓝山
方木桌上放着离人的书
机里唱着桃花的泪
黑暗中肆虐的是我的影
无尽璀璨的是你的双眸

我寻不见我的灵魂
你说它一直狰狞的包围着你
我却看不见
我也等不到渡口的船
你说它会送我们到荒芜的尽头
却留我在岸边徘徊
你说再等等
摆渡人却固执的只带你走

我没有哭也没有瑟瑟发抖
这里森林雾霭
这里大雨倾盆
这里是属于我的城
为何要走


桃花的泪还在唱
离人的书早已读完
蓝山的醇香蔓延至我的嘴角
寂寥的街很长没有尽头

狰狞的灵魂
寻到了归宿
在四下无人的梦寐
在烈风泛滥过后的残留




67.

孤岛

邱铭希

             

人生在世  

大抵是一座孤岛吧  

无所依无所靠

         

欲望布满森林

在迷惘的孤岛

贫瘠的风无影无踪


目睹一场沧桑

轮回百转

我仍是一座孤岛

我没有变迁

也许迷惘

漂在迷茫的海上

桑田与沧海

依赖上你独特的怀抱

你终究还是退去

向着夕阳朝着风

我无可奈何

唱一首未知远方的歌


我逆着风歌唱

时间推着梦想生根发芽

从孤独唱到天亮

我愿化作砂砾

飘在铺天盖地的孤岛上

伴随潮汐历尽沧桑

           

我慢慢风化

问着夕阳西去时带走我的光阴

可我仍要等待你的怀抱

徘徊在海岸边缘

我慢慢沉淀

静静享受独处的时候

将莫名其妙的复杂掩藏

挣脱框架的束缚

不再妥协于朦胧的孤独感

             

我爱你

可我依旧是一座孤岛

不能给你想要的诗和远方




68.


南征之洲

林冬青

你跟着红色的乌鸦,要漂到哪里去?

你跟着飞翔的海带鱼,原来飞到我心上。

你戴着满天的星光,为谁四季照亮着?

你不愿从梦里醒来,是怕失去那年华吗?

曾想带着一个阵仗,一起去闯荡这世界。

但从未想过一个他,就占满我心房。

兵荒马乱的阵脚,让我迷失了方向。

还好我缱绻大梦中,你身影总在我身旁。

那我们就先这样说好吧,要一起去看海,

要看山看那雪纷飞,散落在巴黎铁塔。

还要买一张船票,留给温旭孩子十八岁归来。

我怕人山人海,倘若他找不到一个怀抱。

去年四月的天空映照在你的眼眸中,谁醉得一塌糊涂。

无意的美丽词藻全都变得纯粹,

梦外水乡云在徜徉,我在这里。

那些遗失在时光长河里的温柔已被南风劫持。

所以我要留下你的唇戳,不让你走失在长征啊。

这煽情就点到为止吧,等你回来以后,

天涯外海角里的信,我再为你读;

天南地北的故事,我再和你讲。




69.


如果可以的话

                 邱铭希

           我愿将力量幻化成为风

           为命运举起沉默的双手

           在太平洋捧起一掬细沙

           让它不再拘束于旧框架

           我渴望不可一世的翱翔

           远航的船桨所指的方向

           带领我的思念走向尽头

           指引我寻找流逝的故乡

           我像一只被遗弃的倦鸟

           在镜面破碎的不再停歇

           停歇在凝听歌谣的肩上

           便是大海最自由的飞翔

           无奈老迈已将岁月嚼碎

           颓然地翻开残破的光阴

           朗读起潸然泪下的情书

           爱是四月里失落的悲歌

           当我曾经还年轻的时候

           不屑于展开翅膀去飞翔

           羽翼斩断你流浪的双脚

           黎明苦楚得像一滩浊水

           尽管二月已然渐行苍老

           真爱幻影噙着泪的苍穹

           烟尘蒙蔽了回眸的双眼

           却无法拂去人海里的你

           然而我不能再去拥抱你

           散发不了满天星的芬芳

           朗读了半截的诗篇逝去

           诗人将它拾起带去远方



70.

林佳芸

友,懒得把自己那些破事从头掰一遍。

想想,不过是懒惰成性给自己找的借口罢。

只是闲暇时路过一些地方,还是会涌起涩然。

老地方依旧安然无恙,依旧人来人往如昔日一样。

喧嚣着的记忆被冷风点点焚化,留下斑驳痕迹。

原本炙热的心也被冷风世事侵蚀的沉寂。

如此,未免多了几分凄凉。

笑看从前,不过有时会泛起几点疼痛罢。

是了,情己远,人事已非。

往日不可追。

少了一些时间可以做自己喜欢的事。有时候连睡上完整的一觉都是一种奢侈。

心生倦意,懒散也因而而来。

想过安静平和,闲适自得的生活。

笑笑,这也不过想想。可如此念想也不为过。

一生那么长,不过不忍辜负,想做自己喜欢的事罢了。

这有什么错。

细想,其实已经拥有很多。

只不过这些很多,都不够深刻。

皆如烟,昔在,今不在。

倒不如心系几人。

不见时心心念念,见时也不过唠几句日常。却也是字字暖心。

岁月安然,你我简单明朗。

南风未起,用余生暖一盏茶,微风扬起时,归家。



71.

River

邱铭希

            枝头回流的晨露

            薄雾染过的城市

            是什么在追寻

         

            换季的鱼儿在洄游

            足迹纷沓独我眼眶湿透

            泯灭的是灵魂

            轨道在何时终结

            湍急的水流带走光阴和酒

            岁月抬头遇见旧沉默

            星空在悄然没落

            一条记忆与时间交错的河

            是谁将玩笑当真

            吟唱没有尽头的乐曲

            奔腾而过的河流将清醒带走

            出演虚伪的生活

            情绪在黑暗中迷茫

            百尺碧纱被清风吹皱縠纹

            河水裹挟悔意变得污浊

            波浪似人海般的涌动

            我躺在这里浸湿背脊

            只剩暮春的轻寒

            夜里一树凉薄

            不眠的等待

            倒映仓促踉跄的擦肩回眸

            望不到渡口

            彼岸的河岸有没有夜昼

            你会不会回来

            如果有一天

            世界带走了我

            请让我的棺木随它远去



72.

氓雪

刘雅琪

   一念花开,一念花落。倘若没有在那场雪季来之时与你相遇,我也不会处在他乡徒留徘徊。

   当初雪降临于此,一穹匀净的澄蓝里洒下稀疏的白光。一裘白衣的你,嘴角带笑。望着你温暖如春的笑容,心“咯噔”直跳,就这么跃进你深如一潭湖水的眼眸。

   犹记初见,薄雪落于你脚下,年少的身影就这样随雪花飘